2014年9月5日 星期五

【DRRR-津臨/津迷】10.11.3

很久很久以前迷DR的試筆~語C產物
*迷迷被NTR,津迷前提的津臨偷情什麼的好阿^q^
*R15(?
*每一行最前面的名字不代表意義,只代表是誰接



──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以  下  正  文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──


  一個四面牆完全淨白的空間,裡頭存放著各式大型機器不斷傳來運轉的轟隆聲,靠近牆邊疊放著幾具人偶,顯然是實驗後的失敗品破碎地被丟棄在一旁,這裡是矢霧製藥的地下秘密研究室,新羅租借的一個場地,偶爾新羅會和臨也來到這裡研發東西,但那大部分都是無法公諸於世的實驗。




折原臨也「吶,你看!」指著正在運作的機器喚著身旁的人


津軽島靜雄  ...」眼神投注在被丟棄牆邊的人偶上,在臨也喚著自己時,強迫自己移開了視線朝臨也手指指的方向望去


折原臨也「這裡就是像你們這種東西出生的地方,沒見過對吧☆」喜孜孜地衝著對方笑

津軽島靜雄  許多話語梗在嘴裡說不出口,腦裡交雜著複雜的想法,可是最後只是用著輕描淡寫的語氣問了帶自己來這裡的人:「...怎麼想帶我來這裡?」


折原臨也「你不是任何知識都想學習的嗎?瞭解一下自身的來源有什麼不好?」有些答非所問地走向輸送帶那端


津軽島靜雄  「嗯。」應了話後僅只是跟在臨也的身後向前


折原臨也 熟練地操作起儀器板面,按了顆鈕,正在組裝的人偶們突然被快速拆件,散成一堆看不出模樣的細小零件,肉眼看的話完全無法知道那原是可以拼成人形的碎塊「它們需要製造好幾千具才有辦法像你跟サイケ那樣活動自如哦。」愉快地重覆操弄著機器


津軽島靜雄  「等同是人體的細胞分裂再生,是這樣嗎?」看著被支解的人型,複習著過往學到的人體知識


折原臨也「也可以這麼說啦。反正這種東西不滿意的話重做就好了,毀壞的零件就要丟掉,如此簡單。」


折原臨也「我今天是要來帶一些零件回去的。」


津軽島靜雄  「要做什麼?」注目點放在臨也的目的上頭,眼睛對著儀表板上頭各式各樣的操作一個個掃過


折原臨也 翻找另外一邊靠牆的櫃子,打開後裡面陳放著各式大小不明的零件


折原臨也「嘛,サイケ最近有點故障,需要做些調整囉。」看著櫃子裡琳瑯滿目的物件蠻不在乎的回答,兩眼正搜索著什麼


津軽島靜雄  「サイケ怎麼了嗎?」提到自己心愛的人難掩洩露激動的情緒,並接下了臨也塞到自己手上的零件盒子


折原臨也  「你說我該調整他哪裡好呢?聲音?樣貌?還是性格?」像是故意捉弄對方,手上的動作隨著說話的步調游移了一個又一個零件


津軽島靜雄  「為什麼要這麼做?」將手上的零件盒拿到了臨也的面前:「那這個是要做什麼用的?


折原臨也  「這個....Thalamus Section,是管理腦部視神經用的,可以掌控所做出來的視神經纖維,反正講再多你也不會懂的吧。」「我只是想證實如果人能夠分成有趣跟不有趣的話,那複製人是不是也一樣?啊哈哈?」一直觀察著面前那人的表情


折原臨也  「如果硬要把你跟サイケ分有趣不有趣的話...你應該是那個無趣的吧」 輕挑著眉眼笑著


津軽島靜雄  「嗯,我不否認サイケ比我有更多的情緒反應,可是為什麼還要調整他?」憶起了サイケ的開朗笑容,一言一行帶著滿滿的期待與興奮著實和自己有很大的不同


折原臨也  「我不滿意阿。」突然板起臉孔,誠實的話語臨也不會輕易對人說,但說給眼前的人聽好像也無妨。


津軽島靜雄  看著眼前的人斂起了嘻笑的樣子,自己只是接著話:「我無法理解你不滿意他哪裡,聲音也好、樣子也是,又或者是性格上,都沒有任何問題和挑剔的地方。」


折原臨也  「用著那張臉那樣笑著看了就噁心!況且我也不需要這麼蠢的分身。連端個茶都會打翻」像是開始碎念起來



折原臨也  「壞掉的東西就要淘汰掉,不需要什麼理由。」眼神裡充滿不耐


津軽島靜雄  「確實,サイケ做起事情可能是常常出糗,可是他還是你的分身,以你希望的樣子出生的,再說,如果真的很討厭サイケ那為什麼會帶出這裡?還要留在身邊那麼久?」皺起眉頭的表情帶著不解


折原臨也  「我當然是給某人面子阿,不會就重教,我不是沒給他機會,只是一直沒有成長讓人不耐煩阿。原本以為出錯的程式可以好好觀察?現在看來似乎沒有必要?」


折原臨也  「所以說阿......


折原臨也  「如果我在你面前毀掉他,你會如何?你會衝過來掐住我脖子還是找靜雄來教訓我?還是在程式上面動什麼手腳呢?」故意歪著頭充滿疑惑地看著津軽


津軽島靜雄  「--你只是在意サイケ和MASTER相處融洽吧?」提起了自己的主人,想起了不僅只是一次的路上會面,只要是遇上熟人,サイケ就會帶著開心的笑容跑上前問好。


津軽島靜雄  連同臨也和靜雄對峙時也是,雖然總是搞不清楚狀況,可是語氣裡充滿著精神和善意讓靜雄無意識消下了怒氣,而被晾在一旁的臨也先生,臉上的表情總會溢滿複雜的情緒。


折原臨也  「別岔開話題,小靜怎麼樣才不干我的事,サイケ和他如何相處我就更管不著了,身為主人的我突然想毀掉他也無須過問旁人吧」


折原臨也  「你會怎麼做呢?」像是孩子在看期待以久的玩具,紅眸閃爍著


津軽島靜雄  「如果是連旁人都無法過問,我也無力阻止你那麼對サイケ吧?那還特地問我要怎麼做是為什麼?」對上臨也的眸子回應著。


津軽島靜雄  「難道,你在期待著什麼嗎...?」


折原臨也  「你不在乎嗎?」眼神不停飄忽向機器旁的桌子


津軽島靜雄  「當然在乎,サイケ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人。」幾乎沒有思考的直接回答問題


折原臨也  「看來我要實際去實行才會知道你的反應囉。」說完毫不猶豫的邁開步伐


折原臨也  走向桌子將一個小型遙控器拿起,作勢要離開。


津軽島靜雄  「慢著,你--要做什麼!」手按上了臨也的肩膀,然後擋在臨也的面前阻止了行走


折原臨也  「看你反應阿,不是都說了嗎?怎麼和小靜一樣難溝通阿?」對前方阻擋的身影投向厭惡的眼神


津軽島靜雄  ...我會陪著他。」面對著厭惡自己的眼神回答著對方想要知道的答案


折原臨也  「陪著他又能如何?看著他被我毀壞嗎?你是不是也需要重組一下?」


津軽島靜雄  「並不是,是陪著他一起被毀壞。」從和服裡也拿出了一個白色外殼的小型操控器,上頭有著一個可以壓下的鈕


折原臨也  「那玩意兒早就過期了不能用,拿它來做什麼呢?」重要的東西自己是不會輕易給別人看的,比如說已經藏了很久的情感


折原臨也  「才不會讓你那麼容易拿到呢☆」


折原臨也  「每用過一次都要換新的還要加密是基本常識。」


津軽島靜雄  「我知道。」輕撫著白色外型的殼身,對著臨也說道:「這個是MASTER和新羅先生要來並送我的,使用方式和後果也有告訴過我...


折原臨也  「哦?是嗎? 那麼,你想怎麼做?」


折原臨也  玩味地看著津軽


津軽島靜雄  「這個是要看臨也先生了,"我們"一向是得到刺激後才有所反應。」眼神穿透過了臨也,並不是想要看透心理,只是單純的念著誰。


折原臨也  「刺激,比如說這樣嗎?」正著身子往後退幾步,靠在透明霧面玻璃門前,門旁邊有一個小型的控制板面上頭有紅、黃、藍三個鍵,按下黃色那顆鈕門就在兩人面前開啟,門後出現的是戴著耳機的人形,只是那空間陰暗地看不清人臉與表情,黑暗中小房間投射出不明視線。


折原臨也  那東西沒有動靜,只是站著又好像看著什麼,瞳孔像是被掏空一樣模糊不清。


津軽島靜雄  「是...サイケ嗎?」


折原臨也  「這你不是再熟悉不過了嗎?怎麼會認不出來?」瞇起眼對著他笑


津軽島靜雄  「不、這不是他,只是相似而已吧。」


折原臨也  縱使上前靠近那個毫無任何動作的人偶,眼光還是直直地盯著津軽。「是サイケ沒錯,但是我動了一些手腳,要不要我讓他說幾句話來聽聽?」此時折原臨也已經繞到サイケ背後,燈光不足的室內只能看見臨也暗了半張臉頭湊近サイケ,好像在他耳邊呢喃了什麼,黑暗裡兩雙紅眸與背光的側臉看起來令人不安。


折原臨也  將手伸進サイケ衣服內裡然後對著不動的人低語「 」聲音之小津軽無法聽見,只見サイケ突然顫抖一下,可以通過程式間傳遞的訊息就這樣發送出來。(津軽.............)聲音很微弱


津軽島靜雄  接收到訊息之後,又看到臨也碰著サイケ的身體而人也有所反應,自己只是無法置信的愣在原地無法回過神來。


津軽島靜雄  ......是什麼時候...?」斷斷續續的話語從自己的嘴裡跑出


折原臨也  「當然不會讓你知道囉☆不管是打從一開始サイケ就在這裡或者拉你來的原因。」不想多做解釋,正從後頭抱住サイケ,抽出平常慣用的小刀輕慢地劃在他單薄的長衣。而サイケ的聲音卻微弱得津軽聽不見,明明是這麼危險的時刻,還被津軽看著,束手無策的サイケ快哭出來了。


津軽島靜雄  「我不是在和你說話,我是在問サイケ。」冷冷的對著臨也說著,眼睛從沒有從サイケ的身上移開,皺著眉頭無法理解的問著:「...為什麼?


折原臨也  「他聽不到你說的了。」淡淡的回應刀尖劃斷白色大衣上第一個扣子「如果你持續呆站在那裡不動,不知道你的サイケ會怎麼樣囉。」


津軽島靜雄  將視線轉到臨也的身上,原先對著サイケ的表情也移了過去:「請不要傷害他,他對我或是對你來說都是很重要的人。」


折原臨也  見那人終於有些反應,停下手上動作「關於サイケ的問題我就告訴你吧。」「最近サイケ時常跑來煩我,吵著要我陪他玩遊戲,一開始我是不知道他想做什麼,不過從他壓在我身上的動作我就明白是你教了他什麼奇怪的遊戲吧?」


津軽島靜雄  看著臨也移開了對著サイケ的刀子著實鬆了一口氣,不過有些在意的是那個遊戲:「你和サイケ做了?」


折原臨也  「嘛!那個只要一受到驚嚇就縮成一團的麻糬怎麼可能壓得了我呢?你會不會太看得起他?」聽到津軽說的話眉眼突然和緩地笑開了「所以說你到底教了他什麼?」雖然收回刀子但還是緊貼著サイケ不放。

津軽島靜雄  「我只是表達我對他膨脹到無法壓抑的情感...」淡然以對,看著刀子沒有放下的意圖只好繼續:「我和他說對自己而言,如果有個人是說喜歡也無法表達的話就會想要這麼做...

折原臨也  「什麼程式間的感情,太噁心了吧,哈哈哈哈哈──」聽到這樣的回答不可抑制地笑出聲「你就這麼喜歡這個笨蛋?這張臉讓你很喜歡嗎?」一隻手提起サイケ下巴,故作親暱地用臉頰輕輕摩娑著他視線依然停留前方。


津軽島靜雄  「他不是笨蛋,他是我最愛的人。」握緊了手,手指指甲刺進了掌心,可是臉上依然的是除了皺眉外沒有其他的表情


津軽島靜雄  「請臨也先生不要故意在我的面前那樣對サイケ,他不會喜歡這樣的。」


折原臨也  「哦?你是在指使我嗎?這不像是該對自己製造者說的吧?把他教成這樣你有資格說這話?」原本貼住的臉頰慢慢拉開距離,紅眸朝著津軽望去「那──讓你看看我對他的愛意如何?」不理會他,那人緊握的手頭全看在眼裡,然後是唇緊貼著唇。


折原臨也沒有試過與自己容貌如此相像的サイケ進行這樣的接觸,該說沒有感覺還是怎麼樣?他只是什麼都想嘗一嘗。



津軽島靜雄  「你--不是認真的吧...?」用力地眨了眨眼,臉上的表情變得哀慟不已。


-2010/11/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