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4月25日 星期一

【龍裘】空缺



◎寫白龍對裘達爾的愧疚
◎紅白大戰以後白龍治世的煌帝國
◎裘達爾只活在白龍的記憶
◎說是龍裘其實可以看成:龍->裘的墮轉組
BE大概(?
◎以下正文




「陛下,請用膳。」年事已高的公公端上一大份午膳給年輕的皇上進補,油雞、龍鳳腿、燕窩高湯,還有甜食與菜,一道道佳餚滿滿盛在碗裡,看來大廚和官員們都非常擔憂國家的未來,有時候白龍光看都覺得反胃,不如自己做飯好,可身兼大任他根本沒有閒暇進入御膳房,這些廚子為少年特製的菜色令白龍非常煩惱。早朝過後沒有歇息多久便來到午時,官員呈上來的奏摺卻怎麼也批不完,白龍皺著眉沒有看向人,視線依然停留在冊上。


「先拿下去罷、我等會用….」揮一揮手想打發老奴才卻在眼角瞥見熟悉的果子。
「且慢….」眼前的桃子讓他想起那一頭麻花辮的男人,那個他曾經熟悉卻已經消失的人。白龍拾起一只放在案上繼續閱讀書冊,命人把膳食先擱著。
「小的先行告退。」可見皇上想要掩飾內心波動表面故作平靜。這樣無聊又沉重的生活日復一日,對年輕的王來說實在難以習慣。


記得從前在宮裡就常看見裘達爾一邊啃著桃子一邊空中散步,那愜意的模樣都讓白龍認為『當魔奇真輕鬆』,就算有什麼煩惱只要在天空飛一飛也就煙消雲散。沒有想到那個始終笑得無良的男人內心也有計畫有夢想。




「白龍,和我一起攻略迷宮吧!」
「憎恨命運的話,我來幫你抓住它!」
「因為你擁有和我一模一樣的東西。」
「喂!你這什麼草阿!?不要老纏著我!」
「哈啊?遠隔透視魔法?那種東西本大爺當然會!你等著吧!」




那個總笑得傻嘻嘻,笨拙地連害怕也只懂裝腔作勢的笨蛋,原來心裡也思考過許多事。
起初白龍還不明白他的意思。腦海傳來的一幕幕回憶都一再提醒那曾經存在的人。
他狂妄不羈卻是最理解白龍的存在。



那時在迷宮,他們第一次牽起了手。
他們發誓一同對抗命運,不抱著仇恨就無法前進,對著命運咆嘯嘶吼也只想活出自己。
「我會讓你成為王的!」
「只有跟在像你這樣勇往直前的王身邊,我才能打破那狗屎般的命運啊!」



但在他走後,白龍心裡埋下巨大的空洞,無論什麼也填不滿,沒有人能取代裘達爾的地位。
回想當時如何用盡全力殺掉玉艷,甚至把仇恨指向紅炎,從小掛心的姊姊白瑛,以及曾讓他怦然心動的女孩,這些人裡最放不下的還是裘達爾,他的魔奇,曾與他宣誓之人。



他們迎向一戰又一戰,精力也不曾被削弱,不可一世的向世界對抗。
「這魔法有古怪,快張開絕緣結界!」後悔沒能抓牢他,就一路被推送離開人世。這個世界裡身邊的人,無論是誰都已經失去。白龍當下是震驚的,甚至無法接受。要是當初沒有讓他去和阿拉丁對抗或許不會落得這番田地,從沒想像過裘達爾不在會是什麼樣子。



「裘達爾…..對不起!…..對不起……」深夜四下無人的時候,才發現自己全然手足無措,懷念著那人暗自傷神。
「要是我沒有叫你去就不會這樣…..
突然回憶鋒利地像把刀深深割痛心房,只要一想起,傷口彷彿還不斷流著鮮血。
這種椎心的痛喚不回那人的身影,難以抑止地哭泣,淚珠滑落手背上。



「你回來好嗎?」心上掏不空也填不滿的缺如同黑洞,淚水怎樣也無法掩蓋。







Fin.


後話:大高這樣搞我現在好怕裘裘回來啊!QAQQQQQQQ
如果大高拆墮轉組我會很難過但不會棄番,我會把白龍的一生看完。